深切进修宣扬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精力

接待您拜候重庆汗青名流馆!
   

名家名作

梦回大唐,情系渝州(二):杜甫《登高》

2017-08-29 来历: 重庆汗青名流馆 阅读: 246
       图片关头词
       唐朝是中国汗青上一个空前空前的朝代,在履历唐太宗贞观之治后,唐高宗承袭贞观遗风,首创了永徽之治的乱世场合排场,这一场合排场在唐玄宗期间到达壮盛,在这一期间,中国政治、经济、文明、军事全方位繁华成长,到达了中国封建社会的壮盛岑岭。
       文曲星其实过分偏心唐朝,唐朝两百八十九年的汗青,履历初、盛、中、晚四个阶段,每一个阶段都出现出了一多量才干横溢的文人名流,留下很多千百年来脍炙生齿、广为传诵的诗篇,而大唐景象形象也在这些万古长青的诗作中加倍光辉残暴,如海上楼阁、蓬莱仙岛普通令先人心驰向往。
       重庆在唐朝时称“渝州”,附属山南西道,渝州山高谷深,天然风景琳琅满目,令有数离开渝州的文人骚人留连忘返。重庆汗青名流馆展陈了唐朝墨客李白、杜甫、白居易、刘禹锡的泥像,这四位墨客都曾离开渝州,留下了大批咏吟渝州的传世佳作。
       此次名流馆从四位墨客在渝州所作的诗作中各拔取了一首,以诗文为前言,与大师开启一场光阴观光,回到唐朝的渝州城里,与这四位墨客共饮一杯琼浆,共赏巴渝斑斓风景。
 
       第二站咱们离开唐大历二年的夔州(今重庆奉节),在白帝城外的一处高台上,一名两鬓斑白的老者正负手而立,看着脚下奔腾不断的滔滔长江,眼中满是悲凉,他便是与李白并称为“李杜”的“诗圣”——杜甫。
 
图片关头词
重庆汗青名流馆内的杜甫泥像
 
       杜甫(712—770),字子美,本籍襄阳(今湖北襄樊),诞生于巩县(今属河南)。官至工部员外郎,先人是以称之为“杜工部”。杜甫平生迭经隆替离乱,饱受艰苦,写出很多反应实际,伤时感事的诗篇,被称为“诗史”。作为唐朝最精采的实际主义墨客,杜甫又被先人尊为“诗圣”。
登  高
【唐】杜甫
风急天高猿啸哀,渚清沙白鸟飞回。
无边落木萧萧下,不尽长江滔滔来。
万里悲秋常作客,百年多病独登台。
艰巨苦恨繁霜鬓,失意新停浊羽觞。
 
【背景故事】
       《登高》作于唐朝宗大历二年(767年)秋季,是杜甫流落夔州所作,此时安史之乱已竣事整整四年了,可是处所藩镇为了争取地皮仍然相互攻伐,国民的糊口照旧疾苦不堪。这时候杜甫已是一名饱经沧桑的白叟了,在夔州的这三年里,他糊口干瘪,疾病缠身,在这类景象下,杜甫仍然对峙创作,前后写了430余首夔州诗,占他平生创作的三分之一,到达了他创作糊口生计的第二次岑岭。
       一天杜甫单独登上夔州白帝城外的高台,登高远眺,萧瑟的秋江风景,激发了他对出身漂荡的感伤,渗透了他老病孤愁的伤心。杜甫平生颠沛流浪,目击了时期的磨难,再回忆起本身曲折的履历和艰苦的糊口,心中百感交加,奋笔写下了这首激昂大方悲壮的《登高》。
 
【译文】
天高风急猿声凄惨悲凉,水清沙白的河滩上有群鸥游玩盘旋。
无限无尽的树叶纷纭落下,长江滔滔涌来奔腾不断。
伤心地面临这春色感伤流落在外终年为客,已近老年末年又疾病缠身的我单独登上高台。
历经艰巨干瘪两鬓斑白,困窘失意又因病后没法喝酒,只能放下羽觞单独伤怀。
 
【观赏】
       《登高》被先人称为“杜集七言律诗之冠”。开首两句从细处挑选六组风景:凄紧的金风抽丰、高远的彼苍、悲凉的猿声、清冷的江水、白如玉的沙岸、盘旋低飞的群鸟,为众人描画出了一幅冷僻苦楚、孤傲孤单的江边画面,岂但写尽了墨客登高俯仰的所见所闻,并且融会了墨客庞杂而深邃深挚的豪情,为全诗奠基了哀婉苦楚、深邃深挚凝重的抒怀基调。第三、四句集合表现了对暮秋季节的风景,落木无边而下,江水奔腾不断,全部画面景象形象万千,苍凉悲壮,气焰雄壮壮观,境地宏阔深远。从“萧萧”和“滔滔”中,咱们仿佛能够看到墨客对本身出身的感伤和胸中壮志难酬的苦痛。第五六句将前四句包含的豪情进一步迸发,交叉着对鼎祚艰巨的存眷,同时对沉溺堕落异乡的不胜伤感。最初两句中,墨客坦言了本身青丝日多,疾病缠身的际遇,给全诗增加了一层深深的难过。
目次布局
    未增加目次
目次